就爱苹果网

会说谢谢的苹果

      编辑:苹果       来源:就爱苹果网
 

李黄英

特殊教育学校老师,作协会员。在杂志、报纸发表二十多万字文学作品。

早上,我走进办公室,发现桌上放了一个苹果。环视一圈,发现每人桌上都有一个。“谁给的苹果?”我问同事。“不知道。”松也一脸疑问。莲走进来揭开谜底:“毕业的学生回来看我们了。”

正说话间,一个矮个子男孩走了进来。瘦小的身子,大大的脑袋,原来是波。波是一个轻度智障孩子,父母都是农民。毕业后,他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在成都找了份工作。刚去不久,工资虽然不高,只能勉强养活自己,但老板待他很好。

“谢谢老师。”他含糊不清地一遍遍说着感谢。

苹果的个头虽然有点小,但是红彤彤的,像一个红色的小灯笼,把这个屋子照得明亮、温暖起来。我拿起苹果,嗅了嗅。突然发现上面贴着一张红色的小便签,上面写着:“谢谢。”心里一股暖流涌过。我第一次发现,在特殊学校工作这样幸福。

彼时,我已在学校工作了十年,日复一日面对一群智障孩子,我的脸上、心里写满疲惫。而这一年,我又担任一年级的班主任,班上全是重度智障孩子。有随时可能发病的,有多动的,还有多重障碍的。很多孩子不会洗澡,也没有换洗衣服,整个教室臭烘烘的……

那天晚上,躺在床上,我的眼前有无数身影在晃动:班上那群智障孩子,退休的老校长和那个说着谢谢的苹果……

第二天,我一改往日的疲惫和敷衍,笑容满面地走进教室。孩子们似乎被我感染,一个个乐呵呵的,跟着我一字一句地读着,一笔一画地写着,比平常认真乖巧了许多。

课间,我带他们做游戏,天冷了,我把闲置的衣物送给他们,过节日,我给他们买礼物……

慢慢地,我发现孩子们发生了巨大的变化:早晨,我一跨进校门,霞和豪就热情地问候:“老师好”;宇生活自理能力差,萍就打来饭放在她手上;丽哭了,玲塞过去一张皱巴巴的纸巾……

一天上午,我正在给孩子们讲故事。因为感冒了,我的嗓子哑哑的,时不时停下来咳嗽几声。玲突然离开座位,快步向讲台走来。我不解地望着她,她却微笑着端起桌上的水杯递给我。这出人意料的一幕,让我的眼眶湿润了……

我要感谢波和他那个说着谢谢的苹果,给了我温暖和力量,把我从职业倦怠中解救出来,让我变得积极、阳光起来,而我的热情又点燃了那些智障孩子们,让他们一天天蜕变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